土鲁斯笃岛(K.Thulusdhoo) 中马友谊的见证-马尔代夫旅游官方网站

土鲁斯笃岛(K.Thulusdhoo) 中马友谊的见证

土鲁斯笃岛(K.Thulusdhoo)风光旖旎,气候清爽,岛上居民不多,却满载中马友谊谊的一段佳话。

1982年,中国根据l981年两国签订的经济技术合作协定,派电力专家组在土鲁斯笃岛上无偿地帮助修建发发站电站建成后,当时可供马尔代夫全国大部分用电。

中国专家组专家来自云南,远离祖国亲人,远离马尔代夫首都马累,生活困难、消息闭塞、工作不顺、心情孤闷,经受了多种磨练与考验。他们看不到报纸,收不到家信,看不到电视,不通当地语言,天天处于与世界隔绝的状态。当时所有因公出国人员的信,都由外交信使每月带到使馆转交。马尔代夫没有中国使馆,其事务由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兼管。这里的专家组的报纸和信都是由我驻斯里兰卡使馆不定期地转交,他们几个月才看到一次家信。他们思家盼信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们最怕家中有事,鞭长莫及,干着急。

但无论家里有多大的困难,或有什么问题,他们都一声不吭,自己扛着。这不能不使人钦佩这些专家以工作为重的大局意识和严格要求的精神。

这个项目本来预定工期月余,拖至8个多月,机器尚未安装。马方负责的土建工程未按时动工,开工后经常停工待料。

中国专家组屡催不果,只能无奈地等待。

眼看半途搁置的厂房和从中国远道运来的、任日晒雨淋的成套机器设备货箱,专家们心急火燎。担心机器长期在海边露天置放,将会锈蚀,不仅造成损失,还会影响声誉。

大自然赐予岛上居民得天独厚的生活条件,自然舒适的生存方式,使他们养成舒缓闲适的习惯,经常海聊,不勤耕作。这使岛上买不到粮油,蔬菜奇缺,饮水靠天。专家组在此生活得非常艰苦。他们天天吃的“当家菜”是新从海里捞的鱼虾、海参,虽然新鲜无比,但因缺乏基本作料,吃起来腥气逼人,实难下咽,吃得他们听到“鱼”字就想吐。

专家组最难耐的是闭塞。岛上居民只懂土语,无法同其交流,彼此相见微笑点头,遇事只好“演哑剧”.他们闲暇无事,互相背字典,技术人员背英语字典,翻译背技术字典。他们戏称这是“封闭式的通才教育”.仅有的娱乐是下海捉鱼蟹、捞海参,天天都去已失去情趣,倒像出劳役。

工期的展延和闲暇,给予专家组同志充裕的时间和诸多机会与岛上的居民接触。他们帮助居民清扫环境,种植瓜菜,修建棚屋等。居民老弱妇幼有所不适,他们用按摩穴位或把自备的药给他们,帮助治疗。这使当地居民看到了中国人的热情、友好、勤奋和技能,钦佩他们的助人为乐的精神。他们称赞中国人身为专家还不辞辛苦地帮他们做这些琐碎的、脏累的体力活,品格高尚。他们尽管彼此语言不通,但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交流彼此的意思,甚至相互沟通了感情。这表明,人类的高尚是共同的,不管哪个民族,无论什么人种,心灵深处的感悟是相通的。岛上的族长和群众每听说中国大使馆来人,就涌来坐叙。他们又握手、又拥抱,“沸反盈天”热闹一场。

大家谈得“水乳交融”。

这个岛很美,特别是傍晚,夕阳西下,海水霞光相映,椰林摇曳挥金,像一幅浓彩挥洒的油画。但更美的是岛上民众对中国专家们那颗真诚的心,那份热忱的情。

中国游客不妨到此一游,亲闻一些两国友谊的佳话,感受一番岛上人民的热情。

土鲁斯笃岛(K.Thulusdhoo) 中马友谊的见证

马尔代夫对外关系:

马尔代夫奉行和平、独立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重视发展同南亚、日本、阿拉伯各国的关西。积极参与不结盟运动和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活动,支持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主张全面裁军和禁核,特别提倡维护小国安全。极为关注全球变暖的威胁,签署了关于气候变化和保护海洋生物等各项协议。积极向各国呼吁保护环境和推动落实南亚环保部长会议的“环境行动计划”。马尔代夫现已与128个国家建交。

土鲁斯笃岛(K.Thulusdhoo) 中马友谊的见证:http://www.maldiveschina.com/basic-information/201311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