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被毁的中央格兰德岛假期-旅游社区-马尔代夫旅游官方网站
#23704

18310273938
参与者

被毁了的中央格兰德岛假期(客观描述,真实感触)
受害者电话:18310273938
内容提要:
1、事故详情
2、情况简介
3、后续(谈赔偿、谈中文go)
4、损失统计{时间损失、物质损失、精神损失}

为了让从来没有离开出生地的辛苦了一生的年过七旬的老爸老妈享受一下异域风光,我陪父母于2014年1月踏上了飞往马尔代夫的旅程。本该是父母操劳一辈子的圆满的旅行,却被中央格兰德岛不负责任的安全隐患造成的事故毁了。

一、事故详情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终于于1月6号凌晨5点50分从北京首都机场坐马尔代夫国机美佳出发直航飞往马尔代夫。圆我孝敬父母之旅。(虽然挣钱不多,也辛苦的攒了点钱希望父母享受一下,为了不会有子欲孝 ,亲不在的遗憾。父母辛苦一辈子,一定要给二老一个回报)。

1月6号

经过8个多小时的辛苦奔波(红眼班机)我们来到了千挑万选的中央格兰德岛,因为她是泰国奢华度假酒店集团雅高集团管理的第一间马尔代夫酒店。因为她的五星级的评价,想必在这样的国际五星级酒店的环境之下我的父母一定会渡过他们劳苦一生第一次的出国旅游,也许也是最后一次的出国旅游(因为年龄和身体)。因此,这个假期对他们对我都是非常重要的。

下了飞机,经过20多分钟的内飞、10多分钟的快艇我们上了岛,办了入住手续,中文go站着毫无表情的快速说完了要求(对中文go后续介绍),没有传说中的领着介绍岛的设施,只是让我们看发的资料,我生怕听不到,于是站了起来,走的离她很近的听着,之后跟着中文go去房间,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正在维修什么,我开玩笑的说,哇,这个感觉不好千万别在附近住着,结果哈哈正好就是靠近工地的那间沙屋44号(后续讨论)我也并没在意,因为毕竟到了,享受是重要的。马不停蹄,鉴于攻略上的经验,安顿完父母后,我马不停蹄的四处预约活动,然后吃饭,折腾到晚上当地时间11点多,北京时间2点多了,中间(不是晚上)下海感受了一下。

我收拾房间的时候老爸进来说“海边脏着呢还有纤维袋子呢,”我很诧异,于是出去看了,果真如此,很多建筑垃圾,甚至海里还有大铁管子,大木头,甚至还有破损带尖的瓷砖(我的失误一,觉得那就别在这里玩了,换个地方吧,错错错,因为自己的沙屋前面应该是自己享用的,到别人沙屋前面游泳,即影响他人,自己也不方便,我应该给拍下来,以为后面出事了)4点多上岛,基本在忙碌中度过,没有enjoy(岛上的经理们常说的一个词)。

1月7号

去了鲸鲨探险,只看到了海豚没有鲸鲨,本次活动也是糊了糊涂的就过去了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给了3美元小费(后小费篇续)中午吃过饭之后,没什么活动,就等下午约的spa了。我独自躺在门前的吊床上,感觉挺舒服,正好老爸出来。我说您也来试试挺舒服的,我还真的看了看绳子(我只看了一边,没看另一边,觉得绑的很结实,而且想欧美人的体重可比老爸胖多了,觉得不会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么想呢,天呀,难道是预感吗????)。因为怕翻,老爸上去的时候就很小心了,我在旁边扶着,老爸躺了上去,这时想着挪一下身子,躺的舒服一些,这时事故发生了,绳子断了,老爸摔了下来,头部先着地,因为头部方向的绳子先断的,后脑勺先着地,头顶稍后部磕到了吊床与绳子连接的红色木棍上(等于是脑部磕了2个部位)。

我赶紧蹲下来看老爸,老爸捂着头,呻吟着(后来告诉我晕的都不知道当时谁动过他,从来没受过这样重的伤害)我赶紧四处张望找人,正好有服务员打扫房间,我赶紧通知他们联系相关人员,我赶紧给国内旅行社联系人打电话。于此同时我赶紧找住在我附近的一个同机的一家来自于内蒙的三口之家(当时他们正在海边浮潜),正遇到隔壁42号房的来自于重庆的邓先生,向他们求助(第二个错误,我应该把旁边的外国人也叫上)这时候我在回到屋前的时候发现树上的绳子不见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质问他们绳子哪里去了(他们为什么第一时间去解绳子??????)于是旁边一个带着墨镜的泰国管理人员让他们的工作人员把解掉的绳子拿过来绑在树上,我赶紧照了几张照片(第三个失误,绳子我应该拿走,重要的物证)这时候他们也纷纷的来了,一个女医生给量了血压 180(第四个错误:女医生写的证明我没拿着,也没拍照,应该自己拿着,因为后来他们扣着不给我)后来听老爸说当时都不知道是谁给他喷的药,都不认识人了(后怕呀,)老爸原来身体很好,没有高血压,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害。我没让老爸动,因为我奶奶就是因为摔了,大家没有救助常识,纷纷帮助她站起来结果严重了,换了胯骨轴,医生说是不正确的救助方式造成的(骨伤是不能乱动的)。来自重庆的邓先生正好是骨科主任(感谢同胞的帮助),赶紧给我爸做了初步检查,并告知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好像没有摔断骨头,这时那个瘦瘦的中文go 过来要求我父亲坐起来,问是否不用去医院做检查(疑问:中文go职责是翻译还是处理问题,有没有权利提建议?????)邓先生,严肃的说,只是初步检查,接受正规医院的检查是必须的,这时候我的父亲一直躺在地下,太阳照着,没人管,他们只是站着看,我赶紧找了凳子用被子遮住太阳,这时候他们拿来担架,说要在担架上等飞机,我说担架太窄,什么时候飞机来了什么时候再抬,事情发生在大约3点左右,他们说过半个小时坐飞机走(我当然理解的是水飞机,因为只有水飞机才能很快的到达马累约25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又说还得等,就这样一直等到6点他们把我爸抬到了快艇上(第五个失误:全程应该录下来,因为他们后面一直在拖延,失去了他们拖延的证据,所以录像设备或者有录像功能的相机的存储卡要足够大)坐在快艇尾部看一眼躺在我脚边担架里的老爸,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妈一个人站孤独的在凝望着我们,我这心呀,揪着的痛,从来没有过的难受,眼泪夺眶而出,今天晚上老妈要一个人呆在房间了,没有人陪着,(同胞们呀,我这会子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一边打字的我仍然止不住眼泪。。。。。。不堪回首,我没有照下来,此情此景。。。。。。)

接下来一系列的酒店方不可饶恕的处理方法接踵而来。他们将我父亲抬到了快艇上,离岛越来越远,这时我感到不对呀,你们不是说用水飞机送吗,怎么用快艇呀,他们说水飞时间过了,不能起飞了,要做内飞,哇,原来他们说等飞机是为了等飞机停运呀,为什么不跟我提前说呢。身在异国他乡,我能怎么办。忍吧。不忍也没辙。

到了机场岛,说还要等,等起飞,没办法,等吧,快7点了,脑子空白,帮助父亲处理了内急,我走出候机室,向外走,愤怒的一幕出现了,中文go 和陪同的服务员居然两人边吃边聊边玩着手机,看我出来,笑容,嘎然而止。无语呀。。。。

在机场买了一盒方便面,给老爸泡上,机场人员也在候车室围观老爸,这时候我觉得不对,必须让这些人知道真实情况,于是我拿出照相机给他们讲怎么回事,他们知道后都表示同情,表示一个五星级酒店不应该用这样的绳子,表示自己吃饭不照顾病人的行为也是不可理喻的,大家都看他们(回家再次路过这个地方的时候,大家看到我父亲能自己走了,都主动的跟我们打招呼握手,翘大拇指。心里温暖呀)。

刚泡上方便面,中文go来说,飞机不让上担架,要坐着,真是可气呀,要是能坐起来还跑到机场来坐着吗,在岛上做起来不就可以了吗?我说你有没有一点医学常识呀,摔伤的人没有医生的确诊是不能走动的。于是他们又要我们等快艇,说我非得要老爸躺着所以只能快艇走,飞机肯定不行了。没辙在人家地盘,只能听她的于是又不得不上快艇,这一下子,在海上走了将近2个多小时呀,胖胖的老爸就这样在狭窄的担架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一路上听着老爸的呻吟,心痛无比呀,中文go 和服务人员一直在摆弄着他们的手机。两个人互相照顾,互相递着水。对我们没有问候。由于躺着无法处理内急,老爸也不敢多喝水。快到马累了我一直望着前方,看着外面漫天的星星和一轮明月,我在想这么美的夜,如果他们做好安全检查,不犯这种五星级酒店不该犯的错误,不出这种事故,现在我们应该是在自己的沙屋前躺着享受美丽的星星和明亮的月亮,回忆过去快乐美好的事情,到沙滩上找找可爱的寄居蟹,enjoy我们的假期呢,看着老爸老妈玩的舒心快乐,我会多么的幸福呀(此行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他们)而现在呢,老爸躺在狭窄的担架上受罪,老妈一个人留在沙屋里(回来之后我才知道他们没有一个人来问候关心老妈,老妈心里惦记着我们,晚饭也没吃)。而我同时受着担心老爸老妈精神上的煎熬。

到了马累,终于忍不住了,居然告诉我救护车还没来呢,怒了,我质问中文go,2个多小时你拿着手机干什么呢,是应该救护车等病人呀还是病人等救护车呀,我说我来找车我出钱,于是我找到一辆小货车,结果还让他们赶走了(小货车的人不懂英语),这时救护车也来了,题目中我给自己的要求是对此事经过,要客观描述,真实感触这一点,在上救护车的时候,(wallis给我父亲盖了一下被子,还有他们的经理在我给我父亲喂水的时候主动要求用吸管,餐厅经理主动问候,这些是感动我的地方,只有这三点还多少让我受损的心灵有一丝安慰,但是除了这些真的在没有什么了)上了医院,进行了检查,腰部,没事,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还有头部检查(后续),中文go说医生说没事,整个检查都是中文go 与医生沟通(本人英语不好能说点,但是听不懂,与医生交流不顺畅,怕耽误时间),我陪着老爸(失误六,检查结果单子都应该自己拿着,由于没自己拿着,他们把头部检查的结果扣了,不给我)我说要片子他们说还没出来,一直骗我说第二天拿过来,骗子呀(后续)(为什么不给我呢,心里忐忑不安。。。。。不敢想)中文go说检查没事,我才敢扶着老爸从病床上下来,一点一点挪着走,直到适应。当地时间晚上12点多了,北京半夜3点多(时差3小时),到旅馆住下,吃了我在医院买的方便面(手纸,水,方便面都是我自己买的,他们连问都没问)。

1月8号

第二天8号早上7点多起床,吃了饭店的早饭(肯定没有岛上丰富了)等着他们来(头天晚上说是10点多回岛,我说哪种方式最快就用哪种方式走吧,老妈还一个人留在岛上呢。)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您哪怕来个电话跟前台说一声,您打个招呼也可以呀,在我一再催促下,还好旅馆的服务的小姑娘真是不厌其烦的给我联系(有交流的记录)。

大概有个11点多了,三个人中文go、岛上陪同人员,马累接待人员,才姗姗来迟,手上玩着手机走了进来,连句道歉的话都没说。出发坐船到机场做内飞再到机场岛做快艇。整个没人陪同,也无所谓了,反正老爸能走了。着急回去,还有老妈一个人在岛上呢,急呀。

内飞到了机场岛,别的岛上的人都走了,唯独没有中央格兰德岛上的快艇,现联系,又怒了,怒也没用,只能再等(失误七,应该把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录下来,还有每一个时间记录下来)又等了很长时间,上岛快艇才来,到了岛上回了沙屋,服务人员告诉我们换房间,说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叫他们,我和父母赶紧去吃了饭,赶紧回到屋里,收拾了东西,立刻打电话到前台,前台说10分钟左右,结果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下午很热,我又打了一个电话才来才来,换了屋(说话有谱吗)。在我和父亲没上岛之前,他们不仅不问候我母亲,而且瘦瘦的中文go 还让我母亲自己收拾东西,我母亲说东西太多收拾不了,她居然还威胁说,下午有人要住这个房间,让我妈快点,这不是逼人吗,你瘦瘦的那个中文go(rene) 在老爸被摔的时候亲自做的翻译,你不知道只剩我老妈一个人了吗,你不帮不说还逼我老妈一个人收拾房间,并用下午要有人住来威胁,忍无可忍呀,这可够欺负人的了。。。。。。

二、情况简述

6号下午4点入住,熟悉房间地形,吃晚饭,收拾东西,预定活动,spa ,预定泰餐,下午沙屋前试水,满地建筑垃圾,水里有铁棍子,木棍子,破瓷砖,破碎的建筑材料,几乎没有玩什么。

7号上午鲸鲨探险,下午3点多老爸被摔, 6点快艇前往马累。将近晚上10点多到达马累,岸边等近半个多小时(估算)大概12点左右宾馆老爸吃点方便面(医院买的,想买粥没有,晚了,买不到吃的)。

8号中午1点多回岛,2点多自助吃午饭,下午换房(说来车接老爸没来等着,大概将近3点多住水屋(回来晚了,活动也没参加上),5:15有一个黄昏海钓,说我没预定,不让上船(你们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还要我预定)。

9号上午水屋自己看鱼,下午绿洲浮潜,(中午因为他们的工作人员跟我谈情况耽误了我的中午饭,为了绿洲浮潜,只带了几个面包,很硬,饮料没喝,最后一天归还经理)上午直到将近12点了才有人送水,我说不用打扫房间,没水了,于是服务员只换了水,冰箱没有放任何东西,虽然服务员的服务态度我不满意(我没表示不满,因为已经经历了这么大的事了,这也就不算事了),但是我仍然给了准备好的1美元小费和自己带的吃的(只是表示感激,对小费问题另谈)。

10号上午为了中午预定的铁板烤肉,不让迟到,居民岛之旅的活动没有去成。(本来铁板是订在7号晚上的)。上午跟经理谈赔偿,不能陪父母enjoy,当然父母自己心里惦记着我,也没有enjoy只是呆在房间里什么也没做成。10号半天没人送水。(美景,差服,虚评)

三、损失统计

1、时间统计

6号:下午4点多上岛
7号:下午3点多出事
8号:上午在马累等,中午1点多回到,下午3点多换水屋。
9号:中午,经理跟我谈这事,误了午饭。

2、物质、活动损失:(活动包括在交的费用里所以一起统计了)

1)预订的日落巡航,黄昏垂钓没去成,10号上午的居民岛之旅因为日式铁板烧的改期,也没去成。
2)spa预定了三天(7、8、9号)三个人的,只去了2个人每人一次。
4)三人的7号晚上的晚餐。
3)看reef餐厅的喂鱼活动也没看成,找寄居蟹的休闲活动没时间了,
5)在自己沙屋前的散步、游泳根本没时间,沙屋活动根本没enjoy上。
4)由于8号回岛晚,所以换水屋也晚,基本上在水屋下享受浮潜的活动时间统共不到3小时。
4)4天里只有2天有送水和冰箱里的食物饮料,其中一天还只送了水,没有补充饮料。
5)看病途中的花销是自己付的:
a.机场岛的2$美元方便面(没吃成,留在机场岛了,机场人员看到了)。医院的好像是2、3美元的方便面,2、3美元的手纸。
b.由于拍照取证,相机电池用的很快,8号上午等中文go的时候没相机没电池了,由旅馆大堂经理带我去旅馆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电池,还是不能用的,花了9个马尔代夫卢比。因为买的是坏了,又不得不在岛上买了两节电池,5点多美元。在前台结账的时候从200美金的押金中扣除了。

3、精神损失统计

1、一年多的准备工作
2、老爸的肉体上的疼痛
3、老爸肉体的折磨
1)、3pm—6pm,在地下躺着,
2)、6 pm—7 pm,在狭窄的担架上,快艇的颠簸
3)、7 pm—8:40 pm,机场岛的等待,内急在裤子上了。
4)、9 pm—10:25 pm快艇的长时间的颠簸
5)、10:25 pm—11 pm(估测)马累码头的等待
6)、8号上午一直到中午,漫长的等待,与旅馆前台的寻找岛上人员的焦虑心情,惦记岛上的老妈。
7)、8号下午,换水屋一个小时的等待。

4、老妈独自一人在沙屋的孤独等待。

5、随后两天的话题都是这件事。

6、后面的活动基本是在小跑中进行的。

8、谈赔偿过程中,大堂经理对我的诽谤。

7、这两天我的总结,想一想,别的游客回来之后写游记什么心情,我什么心情。

(物质损失是可测量的,精神损失不可估量,来岛上的目的就是岛上的经理们长挂在嘴边的enjoy。我们不是来enjoy物质来了,我们更主要的是精神上的enjoy来了,enjoy这个词,我想应该主要是指的是精神享受吧,那么请问大家,我的这4天在岛上的经历能称为enjoy 吗?????)

四、后续:

一、谈赔偿

10号上午父母自己在房间,我独自在大厅跟他们的经理谈赔偿问题。他说因为我父亲没事,所以赔偿我200美金,而且9号晚上在吃意大利餐的时候(这个意大利餐是餐厅经理主动帮我预约的),他们拿上来一份250美元的大虾也算做赔偿,因为我不接受所以算是自己放弃(感觉是隐含着活该的意思),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给我预约spa,由于我有其他活动也没去,也算做赔偿了。

当我没有接受200美元的赔偿后,我说你给我200美金的赔偿是对我人格上的侮辱,我父亲用他的健康和生命为你们做了检查,我们没有enjoy假期,很多活动没有参加上,几顿饭没吃,精神上受到了这样的刺激,居然只赔偿200美元,我说你以为中国人的健康和生命这么不值钱吗?

在我拒绝200美金的赔偿下,他居然话题一转说我在医院里不礼貌,说医院投诉我,(请问一下,医院投诉我跟你们的吊床摔了我父亲这件事有关系吗?)于是我说如果你拿不出证据来就是诽谤,当时他的这句话被几个意大利华侨听到了,并给我留了电话(失误六,做这种谈判的时候一定要有录像,否则无法保留证据)。

四、中文go

岛上一共有俩个中文go(rene,wallis)中文go ,从酒店这个角度讲是服务人员,热情周到是您的职责;为中国人翻译也是您的职责;从另一个角度讲,您是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的亲人。而这两个中文go不仅不对中国人热情,而且还很冷漠,其他当地的服务员反倒比他们热情;而且需要他们翻译的时候还总是找不到他们;对俄罗斯是蹲式服务,对中国人是站式服务。

第一个中文go,瘦高,听说是上海人叫rene。

1、在机场岛接我们的时候态度冷漠。
2、在我跟他们的老板反应我沙屋前面的海滩有建筑垃圾的时候 ,我拿起了一块尖尖的瓷砖,说要是晚上淌水,扎着脚怎么办?外国经理还没说什么的时候,她不但不跟老板翻译,却跟我说晚上不让下海,出了事概不负责,这个正常人都知道。我说你什么意思呀,那我就非正常人。难道白天淌水就不会扎着脚了吗?
3、对欧美人是泰式蹲式服务对中国人是站着服务。
4、我问她另一个中文go-wallas(她拿着我父亲的很多看病资料)什么时候上岛,我马上就离岛了,这时候一个外国人过来问她什么,她马上迎了过去。(一对中国夫妇看到了)。回答完外国人后,才又过来回答我的问题。
5、骗我说另一个中文go将在10号早上上班后送检查过来,结果没来,吃完中午饭后还没有来,这时候我要求他们给我打电话联系中文go英文名字叫(沃利丝),这时候干脆就不给我联系了,一个马代服务员告诉经理我的要求。我没听懂经理怎么回答的,但是他没有联系,看表情显然拒绝了。哈哈哈他们居然把wallis藏起来不敢跟我联系了。

第二个中文go(跟我一起到马累的,名字叫wallis)

表现:6号4点,安顿完父母后,我就去前台向她预定出海的活动,整个过程表现非常不耐烦,为了玩好我忍了,后来就是她扣了我父亲的检查结果一直不给送来(9号晚上说第二天送过来,结果没送)。而且在跟其他同胞交流的时候也有不耐烦的表现,跟其他外国人的表现不同。跟在岛上同胞聊天时听到的。

补充:
岛上有转换插头,因为要带了蚊香,跟前台要,结果一直没给。因为7号下午一直忙老爸的事情,也没要上。换了水屋没蚊子,就没要,总之要了也白要,一直没给。

对此照片的解释:因为我们马上要离岛了,他们拿着我父亲的头部ct片子不给我,我要求他联系中文go(ct片子在她手里,答应离岛前给我的) ,他不给联系,也不让其他服务员联系,我此时无能为力,为了取证,于是用照相机的录像机的功能想把他说的话录下来,他就给我做了这个手势。

我理解的意思是:照就照吧,看你怎么办,因为我马上就要离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