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代夫 碧海蓝天-马尔代夫旅游官方网站

印象里的马尔代夫是一个没有城市概念的岛国,唯一的城市就是她的首都——马累,面积仅2.5平方公里,比西湖都小一半。印度洋上2000多个小珊瑚岛组成了这个奇妙的天堂国家,她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一场战火,从来没有发展过任何工业,人们世世代代摇着小船在海上捕鱼为生,所以海水如空气般透明,空气如海水般清澈。

当飞机冲出印度洋上空犹如棉花糖包裹的云层,乘客们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便开始不绝于耳。舷窗的彼端,那是马尔代夫一年中最好的时节:灼灼生辉的阳光营造出一派梦幻气息,四处散落的白沙岛和绿宝石般的礁湖悄无声息地侵袭着我的视线,留下满是不真实的错觉。凝视着远方那片延绵的碧色海水,不等飞机降落,我便莫名地坚信起来:这里,真的就是世间无与伦比的美丽。

1天:水上飞机与多尼船。

马尔代夫水上飞机海南航空最新推出的北京至马累的直飞航线,无疑为中国游客前往马尔代夫开辟了一种全新的可能:不用频繁转机,不用赶早班飞机或熬夜等“红眼航班”,也不用鸡肋似的在马累过夜……在8个多小时的直航时间里,你大可以安心地读完一本书,放松地看几部电影,漫无边际地跟周围人闲聊,或者干脆直接倒头大睡。因为一闭眼,一睁眼,天堂就到了。

按官方数据介绍,在马尔代夫近1200座岛屿中,已经有87座通过“一岛一酒店”的模式开发成高级度假村,另外还有202个岛屿由当地人居住,其中就包括面积仅有2平方公里的“首都马累岛”,以及国际机场所在的“HUHULE岛”。

在飞机降落前的一刻钟里,我几乎看清了这座机场的全貌。它是一座狭长的独岛,绝大部分的空间都用作了跑到,好像一艘漂浮在海上的“航空母舰”,跟对面的马累隔岸相望,犹如一对“姊妹花”。作为进入首都的门户,机场岛才是马尔代夫真正意义上的核心,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使它成为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连接本地岛屿间往来的主要是船只和水上飞机,那些去往马累的摆渡船、去往附近岛屿和度假村的快艇、去往遥远海岛和更为遥远度假村的水上飞机和内陆航班,都只能在机场这个惟一的中转站里进进出出。12月初,北半球还冷得瑟瑟发抖,马尔代夫的旅游旺季却已悄然拉开大幕。由于不得不时常靠空中管制来限制各大航空公司频繁往来的客机,航班晚点和堵塞成了这里司空见惯的常态。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们刚下飞机,便立刻就把这座堪称微型的机场围得水泄不通。跟着人潮慢慢挪动了10分钟,我才终于挤进了与停机坪数米之隔的入境大厅。前方黑压压的人群望不到尽头,成群结队的中国旅行团穿插其间,北京话、东北话、上海话、武汉话、四川话、广东话,还有我分辨不出来的各种方言,随着千奇百怪的穿着混搭在一起,形成了一副典型的中国式出游风情画,让我不由联想到了此时此刻同样烈日炎炎的三亚和普吉岛。

马尔代夫半个钟头之后,我顺利地过关,拿到行李,步出机场大厅,找到了标着Velavaru的44号接待柜台。酒店服务人员手脚利索地接过我的行李,面带微笑地送我上了侯在旁边的一辆奔驰。小车立刻窜出人声鼎沸的机场,沿着海岸线一路狂奔起来。车窗外的浪花拍打着堤岸上的礁石,刺眼的日光让人视线朦胧,还好,空调送出的凉风总算取代了外面湿漉漉的热带气息。不远处,一道彩虹从天边棉花云中探出身来,若隐若现,俨然预示着一段充满色彩的旅行。

直到瞥见停靠在码头上的那架水上飞机,我才知道原来全部人都在等我。顾不上跟眼前这架庞然大物合影,我便狼狈的钻进机舱,发现自己的行李早已安稳地躺在里面。其他视野好的位子都坐满了人,我只好“独占”了驾驶室后面的第一排。机长探出头来,那是一张典型的欧美面孔,帅气的身手像极了印第安纳琼斯教授,跟乘客交待了安全事宜后,还不忘跟我幽默一把:“坐稳了先生,因为你耽误了大家太多的时间,我不得不用火箭的速度起飞!”

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很快就取代了刚才那个玩笑,舷窗外,蓝黄相间的机翼上,那硕大的螺旋桨正把四周的海面搅得风生水起。不到几分钟的工夫,港口那些正在起降的飞机和四处游弋的快艇,便再也寻不见踪影……在马尔大夫,水上飞机就像出租车一样普遍,尽管很多人对它的安全系数深表怀疑,但人们别无选择,因为只有亲自体验过水飞,你才敢告诉别人自己在马尔代夫旅行过!坐在这架不时震颤几下的小飞机里,一开始的担忧慢慢转变为窃喜,原来坐水飞的感觉就像不戴头盔驾着土摩托在乡间小路上穿行一样,惊险不足、刺激有余,虽然很顽皮,却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奇妙释放。我的运气很好,正赶上日落:从千米高空中俯视,印度洋上空荡荡着无边无际柔和温暖的橙红色,毒辣的阳光收敛在厚厚的云层之后,透出一种“火烧云”般的投射效果。海面由碧绿转为深蓝,那些凭空散落的岛屿、珊瑚礁群和泻湖“大珠小珠落玉盘”,透出一股慑人心魄的魅力,让眼前的画面尽染出虚无而飘渺的山海诗意。40分钟的海景旅行之后,飞机拨开云雾,稳稳地停在一片汪洋之中,一艘豪华快艇早已等候在海中搭建的甲板旁,载我们前往不远处的水上屋。回望停在海面上的水飞,它孑然而立,安静地目送着我离去,那种熟悉的感觉,真像是位老朋友。

马尔代夫在逐渐幽暗的夕阳余晖中,我终于登上了一片灯火阑珊的“陆地”。当地人把这些有别于传统水上屋的建筑称为“海中阁”,实在是恰如其分。这些在离Velavaru主岛1公里处的暗礁上修建起的别墅群,犹如隆出海面的“宫殿”,彰显出一种霸气奢华的皇家气派。它们在马尔代夫可谓独一无二,是悦椿酒店集团最引以为傲的招牌。沿着狭长的木质栈桥,身着传统服饰的小伙子躲在拐角处朝我撒着带着熏香的花瓣,工作人员引我来到前台check-in,并奉上满是薄荷味的毛巾和凉茶。那凉茶的味道实在太诱惑,我忍不住喝了一杯又一杯。

负责我此行安排的Lydia来自香港,20出头,她在瑞士攻读酒店管理,现在在这里实习做training。她简单介绍了接下来几天的行程,便十分友好地领我去下榻之处休息——那是一栋双层的独立海景别墅,里面装修得富丽堂皇,主卧、浴缸、露台、私人泳池,极尽奢华,光是了解房间内的设施和使用方法,就足足花了半个钟头。一天的舟车劳顿,肚子自然不争气地响了起来,Lydia带我来到之前抵达的码头,趁我独自拍摄晚霞的空当,她向远方的黑暗中招了招手,一艘木质的小船便悄无声息地靠了过来。

那是艘让人看了就心生喜欢的船,高高的、弯曲的船艏像半月形弯刀一样竖立着,露出优美的弧线。船头漆着红黑两色,船身则是一抹儿深蓝,船篷则由古朴的木头搭建而成,看上去实用又大方。Lydia告诉我,当地人叫它“多尼船(Dhoni)”,是岛屿间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我迫不及待地跳上去,皮肤黝黑的船长站在平坦的船尾掌舵,微笑着冲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动作娴熟地用光脚踩在木质舵柄上,随时矫正方向和平衡。静悄悄地行驶了不到10分钟,多尼船便停靠在了Velavaru主岛的码头上。码头不远处的聚光灯下围坐着一群游客,一位小黑正立在沙滩上,从水桶中拿出几只鱼虾,引诱着附近海水中蠢蠢欲动着的几团黑影——那正是大名鼎鼎的魔鬼鱼(蝠鲼),马尔代夫最大型的海洋生物之一。这些潜水者矢志不渝的至爱,平日里喜好在水面附近游动嬉戏。它们几乎不会主动攻击人类,跟当地岛民的关系也相当融洽,时常会拖着巨大的身影,从浮潜者身旁悠然自得地掠过。夜间喂食蝠鲼是Velavaru传统的特色项目之一,饲养员跟水中的几个家庭混得烂熟,一闻到鱼虾的腥味,它们便会拖儿带女地靠近岸边,动作熟练地从小黑手中闪电般地叼走猎物,然后围着他的脚转一圈,以示谢意。有时,几条蝠鲼会为争夺一条鱼而完全跃出水面,进入海时,又相当顽皮地溅起巨大的水花。不管如何,看到这样的场景,你总愿意相信,至少在这里,人类与自然还是能和谐相处的!

用完晚餐,我独自沿着码头的栈桥遛弯儿。白天躲在沙滩屋里避暑的年轻情侣们,终于成群结队地出来活动了,在各种相机闪光灯的持续照射下,我发现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挂着难以言说的兴奋与满足。可以理解,也许仅仅在一天前,大多数人还在北京的钢筋混凝土丛林中,发着有关海岛的终极幻梦。

一天的马不停蹄并没有让我觉得有任何倦意,我好奇地登上一艘刚刚靠岸的多尼船,躲在某个并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在主岛与海中阁之间不知疲倦地往来游弋。在狭仄的空间里,我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他们的生活:游客们兴奋地分享着旅行中的奇遇和历险,情侣们则在黑暗中甜蜜地拥吻,一群下了班的酒店员工有的相互开着玩笑,有的躲在一旁给家人打电话,还有的跟我一样,只是望着深邃的海面发呆……在这个再寻常不过的夜里,这艘多尼船就像一架在马尔代夫现实与虚幻中往来穿梭的时光机,人们平静地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安然于某种生活,或者开始习惯于某种生活。惟一不变的,恐怕只有波澜不惊的海水,和它上空那轮恒久不变的明月。

PS:马累的水飞是两家公司,具体的分工是一家负责所有飞往马累以南的航线,飞机以黄色为主色调,而另一家则负责飞往马累以北的航线,飞机以红色为主色调。

2天:最绵长的Spa,与最漫长的日落。

日落时分的马尔代夫跟我从水飞上看到的情景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前者更真实,颜色更饱满,景致更壮阔,几乎触手可得。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几对情侣相互簇拥着,站在船头,雕塑一样默默注视着远方海平线上缓慢沉没的夕阳。

我刻意打开正对印度洋的落地窗,在有规律的浪涛拍击声中沉沉睡去。一夜无梦,睡到自然醒,这是所有人都期盼的,哪怕在旅行中也不例外。

6点不到,手机的闹铃响了起来。海风吹拂着透明的帷帐在空中起舞,让我一下难以辨别这究竟是现实抑或梦境。头顶上的吊扇还在缓慢地打着转,窗外的天空,却早已泛出微微的白光。我晃晃悠悠地拿出相机,睡眼惺忪地爬上二楼露台,一整片透着淡光的云朵正对视着我。在都市中,很少能见到这种压在海平面上的浮云,安静、舒缓,没有半分浮躁。我并没有像众多旅行杂志推荐的那样,在清晨醒来之后,从露台潇洒地跳进下面的泳池,再从泳池一跃而入荡漾着温暖的海水。我只是傻傻地坐在这里,看着太阳逐渐升起。日出前的这段时间里,除了不断拍打立柱的波涛,周围没有任何不和谐的杂音。某一瞬间,对着渐渐发亮的天空、缓缓移动的云层、慢慢变换的光线,人会不由自主地坠入内心渴求的臆想世界——那是马尔代夫赠予我们最大的礼物,一份久违的宁静与平和,哪怕转瞬即逝……陆陆续续的,这个独立的海上王国才开始热闹起来。叮叮作响的多尼船来了又回,不知名的海鸟在水面上竞相扑腾,几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在透明的海水中追逐嬉戏,阵阵轰鸣的水飞在不远处滑行升空、一飞冲天,送报纸的工作人员不停地朝我挥手致意,骑着单车去准备早餐的胖厨子歪歪扭扭,却也露出难得腼腆的微笑——这就是马尔代夫,和关于马尔代夫最真实的旅行瞬间。

马尔代夫水疗水上餐厅里,我终于享用了传说中的本地名菜“炒鸡蛋”。那金黄色的蛋真的很嫩,滑溜的质感堪比正宗的麻婆豆腐。尽管马尔代夫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得依赖进口,特别是蔬菜和肉类,但住在这里的人又是幸运的。那些居民岛上的生活也许单调而朴素,可人们每天都直面着不可侵犯的自然,也从来不必担心任何食品安全问题。这是生活在自诩绝对发达社会中的你我,永远无法企及的各种羡慕嫉妒恨。

11点半,在主岛海滩上的一颗棕榈树下,我特意拜访了Velavaru岛的“岛主”Andrew先生。这位典型的英伦绅士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谦逊与随和。他指着对面的海中阁告诉我,从上世纪末起,这项浩大而复杂的工程便开始动工,修了将近15年,2009年才正式对外开放。“我们拥有全马尔代夫独一无二的住宿体验,在整个悦椿集团的酒店中,我们也是魅力非凡的!”,看样子,他对这片海上杰作相当满意。“虽然悦椿是悦榕庄的姊妹品牌,但是我们同样注重客人的每一次微妙感受。与悦榕庄不同的是,我们更现代、更时尚、更自由,也更多元化,非常符合年轻人喜好。”与其自卖自夸地介绍Velavaru度假村相比,Andrew先生似乎对中国游客更感兴趣。“要知道,我们酒店超过50%的客人都来自中国。因此,我们特别重视中国市场!现在,我们酒店的前台有来自香港、台湾、马来西亚的华裔服务员,还特意从上海聘请了一位中国大厨,希望能在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中,为客人带来最美妙的体验。”我很想知道既然接待了这么多的中国客人,他对中国游客的印象究竟如何。Andrew先生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蹦出一个词,可爱!“跟西方世界的游客相比,中国人真的比较含蓄,他们英语可能不太好,但往往很腼腆,也很乐意与当地人接触。而且大多数中国人都很浪漫,喜欢到处散步,到处拍照,我们这儿都快成新婚蜜月的制定外景地了!”,他笑了笑,指着附近的一块招牌,我看了一眼,那上面居然是海边麻将屋的中文广告。“为了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客人,也为了满足他们越来越高的要求,我们一直在努力改进。我的中国同事已经教会了我打麻将,偶尔还能陪客人“搓几把”逗得我几乎笑出声来,我不由幻想起一群中国游客面朝大海打起麻将,那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酒店特意为我安排了免费的按摩体验,于是用完午餐,我便悠然自得地沿着白色的沙滩散步去Spa馆。婚礼服务是Velavaru的一大特色,码头旁,多尼船形状的传统茅草顶教堂是岛上的标志性建筑,它经常被用于见证幸福时刻的婚礼现场,长期垄断着本地的“最上镜景观”。一对从广东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妇见我挂着硕大的单反,于是请求我为他们拍一张合照。盛情难却,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镜头前走马灯般地变幻出各种各样的造型,才最终拍出了让小两口满意尖叫的照片。这一举动明显吸引了周围更多的情侣,于是在之后的一个钟头里,我成了这片海滩上,惟一一位不停运动着的免费摄影师。

马尔代夫Velavaru悦椿度假村隶属于以Spa闻名于世的悦榕庄集团,作为东南亚Spa的先锋,悦椿Spa也自然成为了岛上度假人群的必选项目。悦椿原名Angsana,为亚洲热带雨林的青龙树,以不定时绽放的金黄色花朵为人所知。据说,青龙树启发了人们更敏锐的触感以及将生命活得更灿烂的灵感,悦椿Spa的原料也全部取自于天然花卉及鲜果,由独家配方秘制而成。“没有做Spa,就等于没来悦椿”,接待我的美女Henna这样形容,她先为我奉上了一杯冰茶,那简直是我有生以来品尝过的最好的饮料。正当我回味其间,Henna又依次捧出几种味道各异的花草和香精供我选择,有的要放在床下面助人入眠,有的是做按摩油使用,有的还要在使用后泡茶饮用,实在听得人眼花缭乱。在她的帮助下,我最终选择了自依兰花、山鸡椒及甜罗勒提炼出的欣愉按摩油,有助于彻底放松并纾解紧张情绪,促进血液循环。这里的Spa提供从60分钟到210分钟的数十种按摩疗程,护疗师也一律接受过悦榕Spa学院的严格训练,拥有相当高超的水准。跟着一位经验丰富的按摩师穿行在Spa馆中,这里的设计理念沿袭了岛上的休闲自然风,精致,小巧,又不失可爱。庭院式的格局曲径通幽,确保了每位客人的私密。护疗室均是以竹子围起的一个个独立的户外院落,院子正中是按摩凉亭,角落里还有户外淋浴。沐浴更衣,清净的私家庭院里,按摩师正在用香芬蜡烛、胡姬花、葡萄酒,以及抒情音乐的装饰,营造出一片飘飘欲仙的意境。恍惚间,我仿佛听到了远方印度洋上的海浪声,脑海里浮现出清凉的威风、隐约的鸟鸣、绯红的纱帘、温热的指尖……淡淡的花草香气不断侵袭着我敏感的神经,在来自马来西亚护疗师轻重适宜的指力下,没过十分钟,我便昏然入睡了。

如果不是Lydia来找我,这肯定将是我此生中最绵长的一场醉生梦死。尴尬地换好衣服之后,我便跟着她火急火燎地奔向码头。按摩师的手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舒服得我差点忘了今天还有另一场重要的体验——日落巡航游。

搭乘多尼船出发后,前半段的航程行驶缓慢,我们从距离最近的海岸边观察着当地人居住的岛屿,岛上只有一片稀疏的村落,全是一幢幢灰白相间的石屋,偶尔有小孩穿梭在恬静的民房巷弄间。某位被马达声惊扰的岛民会探出头来挥挥手,跟相识的船员打个招呼,再扯着嗓子喊几句我听不懂的当地话。这些有人居住的海岛,最明显的建筑就是高高的通讯信号塔,就像移动和联通遍布全国各地的基站一样,少了它们的存在,也许这里很快就会沦为不为人知的遗忘之地。经过了几个零星的居民岛,多尼船的速度明显加快起来,周围海水的颜色也逐渐变深,从一路碧绿过度到蔚蓝,波浪也渐渐大了起来,船身开始有节奏地颠簸着,这是外海特有的旋律。不时有人指着远方的海面大呼小叫着,仔细望去,会看到几条跃出水面的飞鱼,它们挺着身子矫健地滑行着,然后突然间隐没在浩瀚无际的海水中,像在跟我们竞速……渐渐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几对情侣相互簇拥着,站在船头,雕塑一样默默注视着远方海平线上缓慢沉默的夕阳。日落时分的马尔代夫跟我从水飞上看到的情景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前者更真实,颜色更饱满,景致更壮阔,几乎触手可得。

我爬上二层的船顶,坐下来独自仰望天空,月亮已经不知不觉地升了起来,几颗星星透出幽幽的光,周围一片静谧,似乎能清楚地听到我轻微的呼吸。坐在一旁的船员是位腼腆的当地小伙子,不善言辞的他总是笑着看着我。我问他家在哪里,他指了指望不到边际的远方,说乘船去的话,要开整整一晚上。我问他平常都在船上干什么,他说什么也不干,就是坐着,看看海水,看看夕阳,看看星空。时间过得很慢,日子还很长。我说我很羡慕他,他好像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说我想一直待在这里,他突然笑了起来,说中国多好啊,他从电视里看到,中国很发达,什么都有……我突然意识到:旅行就像“围城”,不甘庸俗的人们抱着生活在别处的幻想,从一座城,去另一座城,反反复复,无休无尽。而马尔代夫,便是这众多围城中,独具魅惑的一个。

跨越完这段最漫长的日落,再回到主岛已是3个钟头之后,海滩边的餐厅纷纷亮起了暧昧的夜灯。找个位子坐下来,隔壁一对来自上海的中年夫妇正饶有兴趣地享用着烛光晚餐,小黑殷勤地为他们斟着上好的香槟,满脸笑意。在这种被刻意营造的浪漫气氛中,老公的手机突然之间不争气地响了起来,那急促的铃声好像提醒着主人有天大的事儿要等着他立刻处理。他看了一眼,面露不悦,忍着不去接。可没玩没了的手机声催命般萦绕着,让对面的太太也不安起来:“接吧接吧!”。男士拿起手机,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架势:“侬晓不晓得,我跟老婆在度假,不管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我在马尔代夫,知道伐?!”

眼前这幕现实主义喜剧,多少让人啼笑皆非。已然习惯于都市喧哗的我们,到了这里,仿佛忽然就脱胎换骨,拥有了不同功能的分身,在虚实之间切换自如,令人唏嘘不已。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渴望着马尔代夫,幻想着马尔代夫,最终来到了马尔代夫,经历一段少则几夜、多则数天的旅行,然后匆匆离开。这里的海水、椰林、碧影、沙滩、酒店和度假村,营造着属于每个人的臆想世界;这里的字里行间,也恰恰应合了我们所无法拥有的某种曼妙气氛——最好暂时忘却一切,沉醉在此间的海风清月中,更笑风吹吹不醒,年华随梦梦无眠。

PS:做SPA是在马尔代夫必要的功课,一旦躺上按摩床,要不了几分钟便沉沉进入空灵意境。精油的香气,在半梦半醒间,分辨不清,也无须分辨了。

马尔代夫所拥有的不仅仅是白色的海滩和清澈见底的海水,对于那些想得到比泳池和酒吧更多享受的旅行者而言,马尔代夫都会给予你我超乎想象的回报。

3天,那一抹蓝,只剩静谧。

马尔代夫不得不提的是,我遇到的这位沙屋服务员很有意思,尽管每次见面时,他总是羞怯地露出腼腆的微笑,可一到清理房间时,他似乎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喜欢变戏法似的把床单叠成花瓣状、棕榈叶状,或是其他某种有趣的海洋生物。还会在黄昏时,趁我不在的时候,点上好闻的香薰,打开CD机,放一张本地最受欢迎的唱片,同时不忘把音量调到最合适……这些细微的服务。让我早已混乱不堪的生物钟总算又渐渐回复过来。每天6点,不用闹钟,我几乎都会准时起来。马尔代夫并不适合各种各样过度开发的娱乐项目,而恰恰适合逃避某些世俗化的纷扰,这样才有可能实现那种“怎么舒服怎么来”的终极效果。

Velavaru在马尔代夫语中意为“海龟”,据说很久之前此地曾是海龟的筑巢地。这座充满原始风情的岛屿远离尘嚣,像是位隐居世外的高人。度假村的标志是一片五角状的花瓣,很耐看,但游客们总喜欢跟前台大厅里那尊海龟石雕合影,也许它们看上去更古老,也更可爱吧!虽然少了几分现代的奢华,在我看来,这里的沙滩屋却比对岸的海中阁更为自由。粗矿的开放式庭院面朝大海,充满了朴素的自然气息,给人一种莫名的归属感!穿行在链接别墅群那错综复杂的通道间,一不小心就会迷路。清晨的小岛寂静无声,大多数游客还在酣睡,海滩上空空荡荡,几个清洁人员推着小车蹑手蹑脚地出现,露出招牌式的微笑,便再度隐没于周围疯狂生长的灌木丛和棕榈树中。只有白色的沙蜘蛛和寄居蟹到处乱窜,偶尔还会肆无忌惮地爬过你的脚,然后迅速开溜。

7点不到,码头就开始热闹起来。人们从四边八方搭乘着多尼船来主岛上班,姑娘们说说笑笑地开始一天的工作,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则熟练地搬运着各种酒店的生活必需品。经过栈桥时,正巧遇到昨天出海船上的一个男孩,他从一大堆水果中顺手掰下一只香蕉递给我,很甜。瞅瞅标签,泰国进口的。我坐在潜水中心门口的台阶上独享着这难得的美味,一转身,不远处一位伊斯兰少女正躲在某个角落里虔诚地礼拜。安静的画面中透出一种信仰的力量,这让几乎被游客占领的度假村,突然多了一份异样的味道。

太阳刚升起不久,成群结队的情侣们便涌进了潜水中心。这也难怪,忽略马尔代夫碧绿清澈的海水就意味着错失了这个岛国99%的精彩。马尔代夫周围的环礁群很适合浮潜或深潜,而人们终生难忘的,也多是在水下度过的时光。纵身一跳,跃入大海,在这里真是最容易的事儿!

每天上午和下午,度假村都会安排一次免费的外海浮潜巡游(snorkeling safari excursion trip)。一大早,已经报名参加的游客们便排起了长队等着做测试:测试者们需要来到水深不到3米的码头边,穿戴好面罩、呼吸器和脚蹼,然后跳进海水,保持直立的姿势持续一分钟,再游到岸边,就算及格。尽管听上去很简单,但不少人还是因为过度恐惧而半途而废。不过失败了也没关系,你可以穿上救生衣,在潜水教练的贴身指导下,同样去外海过把瘾。出发前,我自信观察了一遍潜水中心墙上各式各样的地图,这里有岛屿地图、海沟剖面图、海洋生物分布示意图,还有详尽介绍各种鱼类的分类图释。Velavaru岛所在的妮兰朵南环礁,被公认为是马尔代夫仅存的几片处女疆土之一,无论是海洋生物的丰富性,抑或礁石和珊瑚的保存完整度,都常常让游客叹为观止。尽管之前去过不少海岛,一些奇形怪状的鱼儿我还是叫不上名字。看来就算不去浮潜,光看这些也足够了!

多尼船开了半个钟头便停船抛锚,教练指了指远处一片开阔的水域,好像在任意一处暗礁下,都有一场视觉盛宴在等待我们。我探身看了看,刚才还荡着碧绿波光的海水,现在已经变成一片望不到底的蔚蓝了。马尔代夫是热带鱼的故乡,但持续的开发,使在这里的海洋生态已经大不如前了,更何况全球变暖已经让其成为这个星球上人尽皆知的“即将消亡的风景”。教练在放我们下水前反复叮嘱,不要用手去碰那些看上去坚硬无比的珊瑚,其实在大海中,他们往往弱不禁风。

跳进海水的刹那间,我仿佛又回到了普吉岛外的安达曼海。周围静得吓人,细密的阳光怎么也穿不透几千米的深邃,那是一种近乎无限透明的蓝色,穿透玻璃,照射出耀眼夺目的光芒,极度刺眼,却让人如此渴望。奇形怪状的生物在我周围四处游弋,仿佛飞翔在苍穹之上;一对蝙蝠鱼肩并肩地游过来,好奇地擦过我的肢体,然后依依不舍地围着我打转,好像少年时代的同学,陪着你走过一段舒缓的旅程,又匆匆奔向远方;透明的水母扭曲着身体,蒸腾般如同海底永不消失的泡沫;一不小心,珊瑚的棱角便悄无声息地割破了膝盖,原来在海中,人类竟然比它们还要脆弱!

马尔代夫在水下看蓝天,那种质感格外透明,炽烈的光线在水光潋滟中优雅的沉浮折射,留下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光痕。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我几乎听得到自己丝丝的呼吸和怦怦的心跳。视线下方,海底山岩纵横交错,在巨型山脉的碰撞处,黑黝黝的海沟显得深不可测,漩涡般吸引着我所有的好奇。我不禁臆想着,如果这时候突然从海底窜出几只鲨鱼或别的什么可怖生物,我是不是会在惊恐中沉入这片未知的海底?我记得著名的水下摄影师Hans Hass在他的《寂静的印度洋》中是这样描述的:“很多次面对鲨鱼时,我都希望他们把我引入另一世界,在下坠的过程中我会向上窥探蓝天,看着海面以上,那些自己人生的过往。”

潜水过后,疲惫的我最渴望的,就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回到海中阁,我坐在擅长意大利菜的Azzuro餐厅里,等着不期而遇的惊喜。除了椰子、芒果、木瓜和菠萝外,马尔代夫的特产只有各种各样的鱼。尽管这里的传统饮食风格深受印度的影响,大都有咖喱,而且通常又热又辣。但在度假村里,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工作者们为游客奉献的,不仅仅是丰富多彩的味道与样式,往往还有别处难得一见的改良与创新。来自斯里兰卡的大厨特意为我奉上了一道由洋葱炒牛肉和西兰花烩鲜虾搭配而成的套餐,撒上浓香的鱼汤,就着啤酒特别下饭。至少从这一点,我尝到了Velavaru对于“中国胃”的友好与诚意。

趁着微醺醉意,我再次搭乘多尼船返回主岛。马尔代夫的最后一夜,月色撩人,海风也比以往吹得更大些。一群中国游客正在沙滩上活蹦乱跳。他们也许在欢庆自己刚刚抵达,或者纪念即将到来的离别。棕榈树下,几对情侣正抬头仰望清澈的星空,低声说着私语。不远处,一对中年夫妻正沿着海边低头不语地散步,黑暗中,某些细碎的东西正不断从他们手中悠然散落。步入他们走过的沙滩,我的脚底突然一阵刺痛,抬起来,才发现上面扎着一些黑色坚硬的东西。借着月光,我才看清楚,那是恰恰瓜子的外壳。

在国内人气爆棚的天涯论坛上,凡是介绍马尔代夫的帖子都绝对火爆,时不时会瞥到这样让人刻骨铭心的留言: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跟老公一起在马尔代夫,面朝大海,嗑瓜子!

这个弹丸小国所拥有的不仅仅是白色的海滩和清澈见底的海水,无论在水下、在居民岛,还是在喧嚣或安静的酒店和度假村,对于那些抱着幻想、付出了努力,想得到比泳池和酒吧更多享受的旅行者而言,马尔代夫都会给予你我超乎想象的回报。

至少在这里,我们都比从前快乐。